句容的奇闻、奇人、奇事和野史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6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北旌阳姓戴的与句容姓戴的是一家           
                河北大学图书馆藏有旌阳礼村戴氏宗谱,一共十卷全。旌阳礼村戴氏与句容戴氏同源,本是一家。大约在南朝分开,硕公是共同祖先。
           旌阳礼村戴氏宗谱第一卷内容为序言、题记以及部分世系表。
           题记也有文彦博手迹,但内容不同于句容戴氏家乘。有文天祥的题词但非手迹,其内容与句容戴氏家乘大致相同且有一点小区别。有岳飞亲笔题词,这是句容戴氏家乘中所没有的。句容戴氏家乘中的其它题词在旌阳礼村戴氏宗谱没有见到。

                
                旌阳礼村戴氏宗谱第二卷以后是世系表,第九卷有像赞。其人物与句容戴氏家乘不相同。
           旌阳礼村戴氏宗谱不含有戴叔伦的内容,但有硕公、延寿、延兴、法兴等人。但在法兴之后又多出了法宝、法缘、法制(根据句容戴氏家乘、南史、宋书,硕公只有延寿、延兴、法兴三子)。旌阳礼村戴氏宗谱中法兴有伯理、道閈、季皝、大全、大经、仲纬五子。在句容戴氏家乘中法兴只有易、惇二子。
            
                
               
           从旌阳礼村戴氏宗谱与句容戴氏家乘的异同之处可以看出旌阳礼村戴氏与句容戴氏本是一家,大约在南朝延寿、延兴、法兴这一代分开。延寿后人迁金坛、句容。金坛、句容戴氏是延寿的后人。延兴后人迁相州安阳。旌阳礼村戴氏是法兴的后人。很有可能是在公元465年戴法兴及二子遭遇不幸时为逃避更大灾难一家人失散的。
            
(以上都是网上的史料)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6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唐代著名画家戴嵩是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6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唐代画家是句容老戴家的亲戚
戴嵩
           戴嵩是法兴的五世孙,父定基。戴嵩五世祖法兴的大哥延寿后迁至句容。戴嵩是唐朝画家。德宗时,曾任巡官。从师韩滉,学习水牛和马,画马与韩干齐名。世称“韩马戴牛”。另画一些田家原景色,极有情趣。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6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名日本军人,秘密投奔我军

  1944年初夏,日军在各战场的战局更加不利,驻南京日军反战、厌战情绪弥漫。一天,第3067部队菊地支队的士兵福岛康雄、松井勇等7名士兵偷偷到酒馆饮酒,发泄不满与思乡之情,高唱樱花之歌,唱得泣不成声。事后被上司查知,福岛康雄等人被关进“防疫隔离班”,竟意外遇见一位曾被中国抗战部队俘虏释放回来的日军士兵,该士兵讲述了新四军优待战俘事情,让福岛康雄等人萌生了秘密组织出逃投奔中国抗日军队的强烈愿望。

  此后两个月内,他们共串联了18名日军士兵,先后秘密举行5次会议商讨出逃计划,出逃日期定在1944年8月5日21时30分,在炮楼集合,各带步枪或手枪一支,由中华门出城。5日夜,按计划出逃人员在炮楼集合,但只来了6个人,还偷出金票47万元。出城后,他们向城东南方向句容茅山行进,他们知道那里是新四军的游击区。

  次日,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获士兵出逃报告后下令立即追捕,8日上午10时,日军第1063部队清山队在句容山区一户农家房里,发现6名出逃士兵正在做饭,立即将他们搜捕,送回南京。福岛康雄等6名出逃士兵10日被枪决。1945年1月,苏北新四军第3师黄克诚部在缴获日军文件中,发现日军事法庭对上述6名士兵的判决书,从中知道这一重大反战事件。

  本资料来源:南京军区档案馆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7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逛客也挺不容易的,为着这个帖子,就差把人家十八辈祖宗的骨灰拿出来燔一燔了 [s:96]  [s:95]
大概又是去哪赶场子去了,回来继续啦---。


  不想做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7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受阿五故事的感染,还是参与一下吧。
  说一下“郭老七”的故事。
  话说文革后期,句容城西大街上,经常出入一位着淡蓝色中山装,紧扣风纪扣,手拄黑漆拐杖,留一绺山羊胡须,面貌亲切慈祥的老者,此人就是郭老七。
  郭老七具体姓名已少有人知,大家所知道的,他是郭纲琳的七叔,据《句容文史资料》记载,曾经对郭纲琳的革命思想产生过启蒙作用。据传,此人曾任民国时期河南某县县长,也有可能被解放区的人民管制过。不管何须经历,总之,他终于在七十年代初回到了句容。
  郭老七回句容不久,很快便成为从鲜鱼巷口到西关(今葛仙湖南大门附近)一条街上的名人。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一旦出门,他的身边总要围上一群快快乐乐的孩子们,与他追逐逗乐子,什么与小孩子“躲猫猫”啊、让小孩子猜迷“刮鼻子”啊,有时还跟孩子们半真半假地要东西,作为条件,他会唱一段样板戏,或表演一个小节目。他有一定的经济来源,也许是有意找乐,一段时间他经常去现在一小附近的原“句容饭店”,讨些油条、油饼,或者让人冲一碗酱油汤喝。自然,钱是不会付的,所可以交换的,不过是在服务员和孩子们的起哄下,拍着屁股,舞着拐杖,去扭一段自创的秧歌,或者诙谐地唱几段革命歌曲。当有人让他说一些毂段子的时候,他便会笑盈盈、慢腃腾、很礼貌地鞠个躬,然后在一群孩子们的簇拥下,选择离开。
  郭老七有一段时间寄居在西大街一所老式院落的一间厢房内,与他厢房相对的另一间厢房,是解放后第一位“民主县长”赵治和发妻的住处,也算“门当户对”。赵妻是个瞎子(因掩护江宁抗日组织致小孩惊吓夭折后急的)。一日,二人不知何事,你来我往竟争吵了许久。看看差不多了,郭突然把身子蹲了下来,用两只手在腰后轻轻地拍打着左右腚,很和蔼地直说:“好喽,我给你赔礼道歉喽,---好喽,我给你赔礼道歉喽----”。争吵霎时中止,旁观者却在忍俊不禁。
  郭老七对家里大概是很严格要求的。自与赵妻争吵不久,便搬出了小院,住到路对面另一所老式院内。有一阵子,河南的两个侄子来看他(都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他硬是要他那两个侄子把他原来住的地方打扫打扫,而且是要如他着装那样地整洁,尽管他有大半年没到他那原住处走一走,看一看了。结果,两个侄子忙活了一天,竟挨了他的骂,理由是,“没见你们衣服是脏的,你们打扫的不用心!”而究竟打扫的效果如何,他到底也没去看看。第二天,两位侄子没办法,再到那间厢房里,干坐了一个上午,然后向邻居讨了些锅底灰,在白背心上抹了些。事后,据那两位侄子说,老头儿很满意。
  后来,郭老七搬到西门外去了,再后来,这位笑对沧桑的老人,走了。


  不想做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7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治和的一件小事
我没见过赵治和,只知道他曾是句容县的爱国民主人士,官至县长或副县长。
听说赵治和出生在郭庄(?),家中富有,但他挺“胎气”,在抗战时曾经多次出钱为新四军提供军火什么的,是个有功人士。
我只听说过赵治和的一件旧事,但印象很深。
有一次,某乡民到街上赶集,买了一口大铁锅。大铁锅很不好拿,他只好将锅底朝上,再用双手反举着顶在头上,慢慢前行。
此时,对面过来一个挑担的乡民。那时,乡下人用的多是桑木扁担,扁担的两头还包着长长的铁角,一是防裂,二是好随时直插在土地上。
由于两个人都不小心,咣当,扁担尖竟戳到到铁锅上,顿时,锅通了。
这一来,举锅的乡民不依了,硬要挑担的乡民赔钱。挑担的乡民当然舍不得,就拼命辩白自己是无过失的一方。于是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谁也劝不开。
此时,赵治和正好从此路过,他听说此事后,和蔼地劝两个人不要吵,然后自己掏出几块钱来,亲自买了一口同样尺寸的大铁锅,递给锅主,算是替挑担的赔他的。这一来,两个吵架的都很不好意思,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赵治和老先生如果还活着,还在担任句容的要职,该是句容人多么荣幸的事啊!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7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谷城其实不古,本是戴家所建
在《句容地名录》上,磨盘乡(今属天王)的谷城大概是这么注释的:当地人称之为古城,相传为旧县城所在地。
不过看了戴氏源流考(见上贴)后,可以知道它其实是戴氏家族迁来之后的祖居之地,那里的一些古砖,其实也是老戴家在句容的先人所留。
看来关于谷城之谜可以告一段落了。
不知如今的谷城还有没有姓戴的土民啊?特在此求教。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7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让句容大妈们嘘唏的一件旧事
1979年初,南京中山陵。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袖戴黑箍,手捧一大大的镜框,边走,边喃喃而语:“阿英(?),我们又来到中山陵了。你好好的看看啊……”游人顿时被老头的这种行为震惊了。大家都猜想,这老头一定是带着他已故老伴的遗照,来作一次特殊的旅游了。
此人名张云鹏,是原句容县京剧团的一名老演员。
张云鹏本是无锡人,原先在当地的一个私人戏班里当演员。其妻本是当地最红的花旦之一,与姚澄(叶圣陶之儿媳,叶兆言之母)齐名。
1954年许,国家号召艺人下乡,张云鹏所在的那个戏班子的全体人员都积极报名,集体迁入句容,并组成了句容县锡剧队。张云鹏的妻子很快也在句容红了起来,她的名字也被人淡忘了,句容人个个称她“小瘪嘴”。
“小瘪嘴”对句容文艺事业的发展实在功不可灭,别的不说,她能抛名弃利,前来条件甚差的句容,就让今人十分敬佩。
可是“文革”一开始,“小瘪嘴”就被当作句容文艺黑线的“三高”人物(高薪、新待遇、高职称)被打倒了,当地政府曾经对她的特殊照顾,也成了她的罪名之一。其实所谓的特殊待遇,只不过每个月最多比人家多半斤糖、几两肉什么的而己。
后来,锡剧队被强行解散,演员们全被下放至方山茶场等地,改当工人。“小瘪嘴”只能拿一二十元的生活费,还被内部监督劳动。
1978年底,“小瘪嘴”等人才遭大赦,重返句容。
某日,“小瘪嘴”忽接到县文化局的通知,大意是为她恢复名誉,补发所有被扣发的工资。
当晚,“小瘪嘴”捧着通知,时而嚎啕痛哭,时而开怀大笑。是夜,竟突发脑溢血,不治而终。
张云鹏突丧爱妻,自然更是悲痛万分。不久,他就携着妻子被补发的工资,带着妻子的遗像,独自前往“小瘪嘴”生前想往的一些地方。每至一处,他都向好奇的观众痛诉一番爱妻的不幸,惹得观众们泪水涟涟。
如今,张云鹏早己作古,他的那段往事也鲜为人知了。
(补记:张云鹏与“小瘪嘴”婚后未能生育。几年后,张云鹏退休,回了无锡。后来他结识了一个女戏迷,结婚否我就不太记得了。不过这一来又得罪了句容的大妈们,认为他对“小瘪嘴”的感情掺了假。那时的句容老人,对老年人再婚是很反感的,远不像现在这么宽容。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七品水民⑩

发表于 2006-8-17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逛客:扁担撞铁锅的故事,我在句容的什么资料上看过。当时好像记得是程尊平写的。
程是不是就是你呀?要么你是王玉朋。
我怎么觉得能说出老句容掌故的只有他与王玉朋?(但愿是我的淺薄)。\

你们写的多好呀!继续写,我都将之下载保存。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7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程尊平现在南京,尽管赋闲,对句容的东西还是蛮在意的。前几年,《句容报》不是还登过他一份关于“秦淮河源在句容”的长篇文章嘛。据南京回来的人说,这几年原打算整理一下宗教方面的资料,后来作罢。
  至于王玉朋(网名:荷萍),在大家用56K猫的时候有一个荷萍网站,说了不少句容旧事,好像也有知青方面的东东。对我印象最深的,是一组十八湾巷的照片,就是那张厕所照,显示的年代却比较新。可惜,这个网站早在几年前就“空间已关闭”。这几年,有时也搜索这个网站,始终杳无踪影。资料显示,此人是外地(广东?)某师范教师,知青考出去的,有一张黑白照,笑咪咪地咧着络腮胡须,比较传神。
  估计这二人不大可能到这儿赶场子。


  不想做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7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本是虚拟社区,现实生活中的谁和谁,其实并不重要,既然“遁入空门”,还是按“空空世界”的规则游戏为好。
  


  不想做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8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说近两个人我都有些认识,不过也没什么交往。
老易说在“文史”上看过赵治和轶事之文,“文史”我都有,不过好像没此文。倒是程(?)当时在镇江日报上发过一篇小小说,用了这个故事。
。“小瘪嘴”如有儿子在句容,那就是我记错了,得向他致歉了。不过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没有。因为张云鹏退休后就回无锡去了。
“小瘪嘴”是不可能有盒带留下来的。你们想想,她死于1978年许,磁带录音机至少在1985年许才传入中国。在这之前,只有钢丝录音带。而那东东价钱很贵,当时全县只有县广播站才有一台。即使县广播站为她录过音,后来谁还敢保存?再说当时的钢丝录音带也很贵,广播站也得反复抹掉声音,重复使用的。
“小瘪嘴”来句容后虽红过一阵子,但好景并不长。因为上世纪六十年代时我国的政治局势变化多端,先是“三年自然灾害”,人们连饭都没得吃,哪有钱和心思去看戏?后来毛反对在舞台上出现古人和死人,全国不再许演古装戏;再后来遇到“文革”,“小瘪嘴”率先被打倒。
尽管“小瘪嘴”曾与姚澄齐名,但“人离乡贱”啊,她一离开无锡市,就注定她根本无法再能像过去那么红了。句容并非说无锡话的地方,即便有不少老百姓喜欢她,但在南乡,更多的人爱看河南的花鼓戏或豫剧;在北乡,又有更多的人爱看扬剧或淮剧。从这点意义上说,“小瘪嘴”当初选择来句容,或是她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
“文革”后,句容先是成立了京剧团,后又恢复成立了锡剧团,再后来解散了京剧团,再后来改锡剧团为黄梅剧团,再后来黄梅剧团也散了伙……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8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郭庄的故事,我知道的并不多。
1、句容、溧水、江宁三县交界处,有一口塘,旧时归三县所共有。比如里面的鱼打上来了,三个县的村民都要共分。分得不均,还要打闹一番。
清时有一天,某县有个乡民来到塘边,一看,不得了,里面有个浮尸!此人是被杀还是自杀?谁都说不清,只好报官吧。
县官来了,一看,不高兴了:这口是三县共管的,有鱼都得大家分的吃,如今里面死了个人,凭什么要本县来管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算他是自杀,我管了,也得出个棺材钱吧。不干!于是叫地保拿来一根竹竿,将尸体撑到其他县的塘界去了。
其他两个县的县官先后接到当地的乡民报案,也来了。他们心里想的,也和上面提到的那个县官想的一样。于是也让当地的地保用竹竿把尸体往其他县的塘界里撑。
可怜那口尸体就在塘里打转转,一直转到烂,也没一个县肯收尸。
如此扯皮事,实在闹得不像话,让知府晓得了。他不得不下了来。
此刻,那尸体还在塘里打转转呢。
知府来火了:“你们三个县,一个也不要扯皮!大家都出点钱,把他给葬了!”
“喳 !”
此案就这么了决了。
后来知府一想:今后这口塘里要是还出什么事,几个县还得扯皮!得,我就做个主,把这口塘划给江宁县得了。
从此,这口塘就归了江宁。
从此,句容人和溧水人就吃不到这口塘里的鱼,也用不上这口塘里的水啦。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8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2、清军即将冲陷天京时,洪秀全一看自己没得戏好唱了,只好在天王府内服了毒,见他的天兄去了,也不管他亲手所建的天国怎么办了。他死后,就葬在南京天王府第一进大殿的左侧。后来被老曾刨出尸来焚后扬了灰。
顺便一说,建国后不知文人们为什么要替他避这个讳,所有的教科书上都说他是“病死”的。再顺便一说,有人在上一贴引出中国通史,称张献忠在四川没杀过多少人,其实通史也是在替张献忠粉饰。因为一直有人认为“长毛”、张献忠、义和团都是“农民起义军”,而说农民起义军干坏事,会有“影射”、“污蔑”之嫌。
可怜洪秀全的儿子、小天王洪福什么的当时才十三四岁,在一小班忠臣的的血搏下,勉强逃出天京,路过郭庄镇。他们又饥又渴,忙窜到一户人家,花了点钱,请人家做了一顿饭,填了一下肚子。
据光绪县志事后载,那户人家当时并不知道来者是谁,只知道他们来头不少。其中有许多十三四岁的娃娃,一色打扮。
小天王在郭庄吃过饭后,又往溧水方向逃,后来在安徽境内被捕,再后来全被押回南京或押至北京,处以极刑。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8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3、郭庄人最津津乐道的一件真事,就是“弄假成真”。
文革前某日,郭庄乡下有个女青年到车站来接未婚夫。她的夫婚夫是个现役军人,今天要回来探亲。
可是女青年与未婚夫并没见过面,只通过一两次信。当车站上下来一个军人时,她误以为就是自己的未婚夫了,于是羞答答地帮他提了背包等就往家里带。
巧的是那个军人今天也回来探亲,也由未婚妻接站,也和未婚妻不熟,于是就跟着她回家去了。
姑娘领着未婚夫回来了,皆大欢喜,媒人却傻了眼,悄悄地问姑娘:“我为你介绍的不是这个当兵的啊!我认不识他啊!”
姑娘这一下也傻了眼,再一问对方,果然闹错了!
不过姑娘所接来的军人,有四个口袋,是个当官的。而介绍人为她介绍的,只有两个口袋,是个当兵的。姑娘心想:我今天错得不吃亏啊!错就错吧!
而那军人也想:今天来接我的那个姑娘长得不丑,好像比人家给我介绍的那个更好。我就认这个吧!于是大家都错事错办了。
没过天把,另一个姑娘领着另一个当兵的军人来了,说是要“交换”。可是人又不是东西,怎么换啊?
好在当时当兵的和现在的大款一样吃香,个个姑娘都想嫁,人家不肯换回来,你再不要,马上就有姑娘着队等。另一个姑娘想了半天,只好吃了两个口袋的亏啦。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8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一故事纯属民间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特此声明。
4、郭庄供销社有个老店员,名李朝奎,极爱写些诗歌、小文章什么的,也偶有作品在华阳诗词什么的刊物上发一发。
可是后来此老先生在去外地探亲后,居然在回来的途中失了踪,既没回儿子家,也没回女儿家。后来省教育台还特地报导了此事。
我和李朝奎多年前见过一面,看到电视后才知道他“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今他不知被找到没有,很是挂念。有郭庄的老乡请跟个贴告诉我一下,让我放个心。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8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上贴中有“郭庄人最津津乐道的一件真事”之句,其实“真事”二字得加引号,我也是到郭庄玩时听说的。后来还有人编了个故事发在《句容民间传说》上。

Rank: 35Rank: 35Rank: 35

四品水民⒀

发表于 2006-8-18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35楼赶场子的逛客2006-08-18 11:15发表的“”:
小天王在郭庄吃过饭后,又往溧水方向逃,后来在安徽境内被捕,再后来全被押回南京或押至北京,处以极刑。
与楼主商榷:天国幼主是在江西石城荒山中被清将席宝田所部擒获,(同时被擒的还有忠王李秀成次子李其祥等),并在南昌被凌迟处死,时16岁。
句容摄影网、句容图片库:www.aijr.cn

Rank: 15Rank: 15Rank: 15

八品水民⑨

发表于 2006-8-18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鹤的考证应该是对的。光绪句容县志上的记载可能有误,我的记忆也可能有误。
不过当时小天王从郭庄逃往江西,好像线路并不对啊。会不会是他们慌不择路,或另有一帮人出逃,被当成了幼主?

    快速回复山水句容温馨提示:和谐网络 文明用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山水精彩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